何人共举杯,同邀明月饮

首页

2018-11-10

何时,车水马龙、灯红酒绿、喧嚣浮华,慢慢地成为了这个快社会的主旋律;何时,清风拂袖、月光清幽、寒蝉诉愁,也渐渐地从人们视野中模糊?当今,多少人能卧数满天星,多少能细看落叶秋,又有多少人能停下追名逐利的步伐?留一轮明月孤独的悬于同样寂寞的夜里。 但是,只有它自己才知道,它并不孤独,守着那足以装满整个心房的,仅仅属于他们两个的,六十一载的记忆。 今夜,依旧清风徐徐,它借着幽幽寒光,回忆着和他的故事。

长安元年(701年),巴西郡青莲乡出生了一个孩子,而那个孩子注定是不平凡的,后来,在中国历史上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 那个夜晚,结识了相伴一生的挚友,还有一位,是少年时才相识的。

五岁该起名了,因为自己的一句李花怒放一树白,父亲就将头尾留下,取名李白。 多么简单而纯洁的名字呀!开元三年(715年),正值少年的李白,才气大显,受到当时许多名流的推掖,又喜交友,因此,年少时便名声远扬。

不过聪明的他,选择了隐居,习剑,悟道,武装自己,磨练心智,算是为今后仕途准备充分。

二十四岁那年,积极入世的他,渴望为国建立功名,于是,朝着天空吼了一声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,远离家乡,开启了他的入世时期。 远游三年,结识了李邕、孟浩然两位好友。

直到他三十岁的时候才被朝廷看到,被人接纳。

前一直被拒,一直活着穷困潦倒的生活,这是一段蹉跎岁月呀。 不过后来,贵妃磨墨,力士脱靴,玉手调羹......这些常人不敢想的事,他却做了。

也许是他本应该属于祖国的大好河山吧,狂放不羁的他,被贬出皇宫。

于是,他有开始了他的远游,醉心于如画江山之中。

后来又过了几十年,为了最初结识的挚友他湖底捞月,留给它的,就是那最珍贵的六十一年的回忆吧。

关于他用那神来之笔奏出的高山流水,也是同样珍贵的回忆!幼小的他对着它说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,一个充满童真的他,对于外界有着别样的好奇。

秋风清,秋月明,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,即使豪放不羁的他,也有一丝淡淡的忧伤啊。 渡荆门送别时,月下飞天镜,云生结海楼,看到它,对友人是更加的不舍了。 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
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 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 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
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
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 而这首《月下独酌》,则是他们三个最值得珍藏的夜晚。

而关于他和另一个挚友的曲调,似乎更多些。

一首《将进酒》开篇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 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,道出那一腔感情,也吟出那一丝淡淡的忧伤。

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
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,又恢复了他以往的风格。 路途难走又如何?他照样可以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 杜少陵曾在他的《饮中八仙歌》中,这样写道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,亦是朋友的他,可谓将他写得淋漓尽致!他就是这样啊,不管生活怎样,他总能举杯邀明月,一生与明月、美酒同行。 鲁迅先生说过: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。

是啊,更何况,我们这位谪仙人还有两知己呢,故时常一人举杯,却总能邀月共饮。

微风拂过他的衣袖,拂过它的面颊,却听不到他们是如何彻夜长谈的......某个夜晚,月光清幽,一个闲人,静坐书窗。 借着寒光,写着对偶像青莲太白的些许拙劣的文字。